葛新權:新發展階段、新發展理念、新發展格局下的營商環境

在新發展階段、新發展理念、新發展格局下,企業(尤其實體企業)面臨巨大的機遇與挑戰,雖然有市場機制發揮作用,但是仍然需要為企業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在此主要闡述三大問題:

 第一,以國內循環為主體的關鍵;第二,對市場經濟相關問題與市場機制的思考;第三,基於知識管理的營商環境。

一、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關鍵

(一)國內大循環的意義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要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作為指導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綱領性文件,貫穿了新發展階段、新發展理念和新發展格局的“三新”主脈,是適應我國經濟發展階段變化,以“內需為主動力”新階段的必然選擇,是應對錯綜複雜國際環境變化的戰略舉措,是發揮我國超大規模經濟體優勢的內在要求。大國經濟的重要特徵就是必須實現內部可循環,並且提供巨大的國內市場和供給能力,支撐並帶動外循環。因此國內大循環是關鍵,而擴大內需則是重要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但現實的問題是內需不足。一方面高收入羣體的基本消費已經飽和。國內的新產品創新還不能滿足他們對產品消費的需求,從而轉向國外高檔品或者奢侈品消費;另一方面低收入羣體消費需求空間很大,但是可支配收入有限,形成不了有效需求,表現出消費能力不足。可見,推動擴大就業和提高收入水平,鼓勵新技術、新產品創新以及增加低收入羣體收入,減少收入差距是增加內需、實現國內大循環的關鍵。

(二)收入分配

利益分配是經濟學的核心問題,解決分配問題是解決內需不足以及所有經濟與社會問題的“牛鼻子”。基於按勞分配與按要素分配原則,增加低收入羣體的收入是解決內需不足的重要途徑,合理分配收入是解決內需不足的必然選擇。

第一,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增加勞動者特別是一線勞動者勞動報酬,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健全各類生產要素由市場評價貢獻、按貢獻決定報酬的機制。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提高勞動、知識、資本、數據等要素在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多渠道增加城鄉居民財產性收入,尤其提高最低收入標準,增加低收入羣體的收入。

第二,完善再分配機制,加大税收、社會保障、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和精準性。改善收入和財富分配格局。注重公平,合理發揮政府的調節作用,發揮税收和財政轉移支付,尤其與民生福祉相關的轉移支付的直接作用,完善醫療、教育、養老等社會保障系統,增加低收入人羣的可支配收入,提升其消費能力。進而提高居民儲蓄轉化為投資的效率和收益率,減少居民消費的後顧之憂。

第三,基於我國人均資源較少的現實,把人均資源以及實際佔有資源納入評議不同行業收入的考量標準中,以有利於節約資源和減少不同行業的收入差距。

第四,加強對於暴利行業的監管,遵從供需關係原則,引入成本控制,強化基於創新的質量、成本定價機制,科學合理地適度減少行業差距,拒絕行業暴利。這樣一方面有利於減少收入差距,另一方面通過加強市場準入資質和市場監管確保市場信息對稱,有利於企業依靠創新提高質量、提升品質,增強品牌在市場中的競爭力。

總之,在收入分配中要貫徹尊重勞動、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尊重創造的方針,要堅持共同富裕的方向,改善收入分配格局,提高低收入羣體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羣體,減少收入差距,努力使居民收入增長快於經濟增長。

責任編輯:範璧萱(實習)校對:葉其英最後修改:
0